《结爱》大结局 施定柔:谢谢导演懂我,没有着

更新时间:2018-06-22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


原标题:谢谢导演懂我,没有着急发糖

  《结爱》剧照

  施定柔

  今天,由黄景瑜、宋茜主演的网剧《结爱・千岁大人的初恋》将迎来大结局。在悬疑、推理题材备受欢迎的当下,谁都没预料到一部现代奇幻爱情剧能成为2018年第二季度的网剧黑马。

  截至昨天,《结爱》累积播放量25.8亿,微博话题阅读量高达20亿,在豆瓣上超过35000人评分,得出7.4这个远超国产剧平均线的分数。

  其实,光看剧名,浓郁的中二风很容易让这部剧被划进低质量网剧队伍里。然而,在电影导演陈正道和金钟奖最佳导演许肇任的操持之下,《结爱》拥有电影级的精良画面,演员的表演也没有拖后腿,甚至女主宋茜被认为进步很大。

  这部集合了超能玄幻、异族相恋、千年轮回等元素的剧,其实改编自施定柔的小说、浙江文艺出版社在8年前就出版的《结爱・异客逢欢》,而她的上一部改编作品是《遇见王沥川》――依然是靠口碑走红的黑马网剧。

  施定柔定居在多伦多,接受专访时她那边是上午10点光景,声音里全是朝气和热情。她坦言,现在有不少人找她写定制小说,但她全部婉拒了,“我只能是别人跟着我走,我跟不了别人走。”

  平时只看美剧的她

  为了刷剧去充会员

  虽然隔了好几个时区,施定柔还是分明感受到了《结爱》的火爆――微博涨了不少粉丝,私信也被灌到满。

  这部剧在海外的点击量也很不错,她身边的华人朋友不少都在追,弟媳妇也特别喜欢看。

  而平时只看美剧的她,破天荒去视频网站充了三个月的会员,每周刷完剧还发最新剧情和收视成绩,“我蛮兴奋的,前期因为制作团队很不错,就抱了很大希望,现在当然要使劲吆喝啦。”

  其实,《结爱》去年9月开拍,6月她才知道定了陈正道,剧本也就看过两稿前六集的内容。

  看得出,这一次,她对影视化的参与程度并不高,而上一部影视化作品《遇见王沥川》,她可是亲自做编剧的。

  “《结爱》纯粹是运气,我没有控制它。”

  施定柔一直认同编剧和主演对于翻拍的重要性,但需要再加一个:导演。“陈正道导演负责了剧本最后一稿的策划,改得真挺好的。”

  在书中,人类女主“皮皮”经过了长时间的心理斗争,从恐惧到接受,最后才爱上狐族男主“贺兰静霆”。施定柔没有只把人设当卖点,也没有急着给读者“发糖”,而是在认真探讨人和兽的关系。

  拍成剧,就要讲究节奏了,韩剧有八集接吻定律,国产剧会更早。但陈正道遵循了原著节奏,一共25集,男女主直到18集才在一起,让观众直呼“太艰难”。对此,施定柔很想感谢导演:“哪怕冒着险,也坚持了。他真的很懂我。”

  怎么挑选改编团队

  有事没事多和片方聊聊

  连续两部翻拍剧靠口碑突围,身边很多相熟的朋友向她讨经验,其中不乏一些IP更大、销量更多的作家,“他们在改编上都有很多遗憾,就来问我怎么挑团队。”

  施定柔的意见是,有事没事多和片方聊聊。

  有很多作家其实很高傲,版权卖出去了便两手一摊,施定柔挺不理解的:“你的作品是你的孩子呀,嫁出去了怎么能不问呢?”所以,即使片方不经常找她,她也会主动去聊、去问,“有时候甚至有点厚着脸皮(笑),但这不是降低身段。”

  网剧《结爱》的创作前期,施定柔发了大量资料过去,详细到里面的一块玉有什么背景,还有对人物的设想等等。

  “作为一个作者,我只能把我能参与的发挥到最大。但我不能干涉,因为他们没请我去做编剧。”她认为与片方最合适的距离,也就是保持尊重,绝对不能强行干预他们的二度创作和自由发挥。

  同样的,在她看来,片方改编最容易走进的误区也是不够尊重原著:“借用你的人设和结构,然后把常用的、平庸的桥段往里面堆,改得你一愣一愣的,www.08118.com,这是浪费IP。”

  说到亲自当编剧,施定柔划线的注意事项是:要学会抽身。

  在完成《遇见王沥川》和续集《再见王沥川》的剧本之后,再回归小说她就特别纠结――因为剧本写的都是对话,再写起小说来就特别抗拒场景和心理的描写,还总想着这个场景能不能实现,要多少群演,后期特效做不做得出来……

  “这太可怕了。所以写小说就是写小说,千万不能想别的。”想通后,《结爱3》写得比以前更“放飞”,读者都替她担心起来:这得花多少钱做特效啊。

  “我不管,做不做得出来是你的事,我的脑洞我做主。”

  哪怕我不是小说家

  也是文艺理论的专家

  施定柔独立强势的行事作风,其实很多来自于她对自己专业的自信。

  她先后就读于麦克斯特大学(学士)、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(硕士)、多伦多大学东亚系(硕士、博士研究生),“哪怕我不是写小说的专家,我也至少是文艺理论的专家,我不会被一个普通观众或读者所左右。”

  从某个角度来说,这种任性算是一个学者的自尊心,体现在方方面面。

  譬如,找参考资料。《结爱》里的神话和传说,跟施定柔的专业对口。她借为博士论文找资料的机会,从多伦多大学的东亚图书馆一路跑到国内的南京图书馆、北京国家图书馆,看的全是需要开介绍信才给进的古籍善本书库里的线装书。

  所以,小说中“千花”唱的歌,全都是有依有据的明清通俗歌谣。

  再譬如,结构能力。

  像《结爱》的世界观,她主要参考的是狐狸和狼的种群研究。第一块肉绝对是头狼吃的,头狼如果没有和母狼交合,下面的从狼也是绝对不敢的。所以在书中,贺兰不吃饭,其他人都不能动筷子,他没有和皮皮亲吻,其他人也不能发生亲密行为。

  她还爱尝试各种各样的人物关系。

  从《沥川往事》到《结爱》,施定柔笔下的男主都给人留下了“残疾”的印象,一个腿有残障,另一个则患有日盲症。但都火了,还旺了一把演员。“我对小说里的男性人设是很自信的,只要他(演员)演对了就会很受欢迎。”

  最近,施定柔收到很多影视公司递来的橄榄枝,向她定制现代玄幻小说,但她不愿意在题材上重复自己,表示下一部想写武侠。